? 【203】尸鬼村的底线-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全文阅读-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-凝眸七弦伤-趣读窝 微信红包辅助免费
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> 【203】尸鬼村的底线

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全文阅读 - 【203】尸鬼村的底线

所属目录: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全文阅读 ???? 发布时间 : 2013-4-30

紫玲玎抬眼望去,只见那只六尾猫在树上辗转腾挪,双目森森地冒着寒气,看着紫玲玎呲牙咧嘴,‘六尾!’不少了,这不可能,在龙虎山的档案里面,这方柳绝非童子命,所以断然不可能修习最为高深的通灵术,难道是我龙虎山的档案有误?

龙虎山与祝由乃是死敌,对于方柳这样重要的人物,不可能不加以重视,方柳的所有档案几乎都保存在龙虎山的藏书阁中,紫玲玎看过,对于这种连是否童子命这等关键数据的记载,紫玲玎自信龙虎山绝不会犯下这等低级错误,难不成此人居然逆天改命不成?

若是如此的话……那这方柳隐藏的东西就太多了……

对了,紫玲玎看了一眼这颗参天老槐树,暗自道:这老槐树原本就是一个人造的九幽地狱,处于阴阳边界之处,所以相当于一根太极弦,方柳在这老槐树中施展‘灵通灵’之法,绝非本身功力所致,看来这谜底应该出在这老槐树之中,也就是说,方柳只能在此通灵出六尾猫妖,祝由一脉能够流传这么多年,看来其中门道确实太多了……

方柳在身后大声喝道:“女娃,你当知晓这是何物,若是你还不知难而退的话,我当真就要下杀你祭塔了!”

紫玲玎忽然想起一事,仰天笑了起来,道:“方柳,我明白了,这九幽神塔乃是当年的那盏红灯照!并非你祝由之物方家,所以……你方家原来是拳匪塔教余孽!”

方柳的脸色一连变了三变,身形加速,厉声喝道:“看在我与林不依往日的交情上面,本想留你一命!今日看来是留你不得了!”

紫玲玎本就只是出言试探一番,哪知道方柳这等沉着的人物,在此时此刻也有些乱了方寸,心中更加笃定自己的判断,笑道:“堂堂祝由一脉,方家居然会和塔教之人勾勾搭搭,我看你如何跟你们祝由列祖列宗交代。”

“杀了她!”方柳沉声喝道,那只六尾黑猫如同一只黑色的利箭一般飞驰而下,双爪向前,对着紫玲玎的胸口扑杀而去,紫玲玎连忙将两面宝镜拿在手中,护住要害,轻声呵斥,两面镜子同时挥舞,光芒闪烁,一白一金两道的光环在紫玲玎的周身飞舞萦绕,像是慢慢织成了一个光茧,刺得人双目难挣,可是这转眼急到的黑猫,六尾黑猫虽然身形不大,但是这速度如同闪电一般的扑杀,威力也就如同闪电一般,可以洞彻这世间所有一切一般,轻轻松松地便破开了紫玲玎周身旋绕的光晕,利爪直抵紫玲玎胸前,紫玲玎只听见风声如利刀刮过,心中猛地一沉,道:“果然无效!!”

身形猛退,嘎嘎嘎,直线般的下坠,折断了无数树枝,就在此时,只听见身后一种势大力沉般的声响袭来,方柳伸出单掌,掌印猛地一把按在紫玲玎的后背,绵软无力,但是又似乎撕破了紫玲玎身体里面的每一个细胞,紫玲玎吐出一口鲜血,身形居然在方柳的一按之下,凭空被动地拔高了三尺。而面前那只面目狰狞的黑猫,利爪就要刺穿自己的胸膛!

紫玲玎自出道到现在,从未遇到过如此生死一线的时刻,方柳看来是铁心要将自己杀死,好永远的埋葬他的这个秘密!

方柳生性多疑猜忌,他相信,只有死人才能闭嘴,只有死不见尸的人,才能永远不会将这秘密吐出去。紫玲玎,不仅仅要死,更要永远的将魂魄留在九幽神灯之中,成为其中千万个孤魂野鬼中的一个!

方柳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,身子连点了几根树枝,在间不容发的瞬间,几乎与紫玲玎同时移动,再出一掌,对着紫玲玎后背。

前有以成‘半妖’的六尾猫妖,后有祝由赶尸方家家主势在必得的一掌,前后夹击,紫玲玎闭上了眼睛,放弃了抵抗。

仿佛有一声冷哼。

来自深不见底的地下,来自熟悉的黑暗里,冰冷的气息四处游荡,就在这一瞬间,似乎平静的地面开始剧烈颤抖起来,连带着这颗槐树也在震动,树叶簌簌的掉落,四周的孤魂野鬼如同疯了一般,左突右走,甚至连那只被通灵出来的黑猫,也如同见鬼一般,凄厉地一声惨叫,然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方柳只觉得心神一颤,手掌微微颤抖一下,不由得偏了半分,没有击中紫玲玎的要害。

但是这一掌,紫玲玎同样伤的不轻。

一口鲜血喷在树枝上面,凄厉莫名。

方柳在一颗树上站定,沉声道:“谁!”

声音再次消失,就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……

忽然,一道朝阳渐渐地穿透了这层层密布的树荫,洒在两人的肩头。将这个槐树笼上了一层温柔的晨光。

天不知不觉,亮了。

树林间,忽然一只彩蝶出现,飘飘地定在半空之中。

方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眼中瞬间充满了激动莫名的神色。

而紫玲玎的面容则是面如死灰!

方柳喃喃地道:“彩蝶环绕,成就光明琉璃之体,光明琉璃之体!我儿成了,我儿成功了!”

这一瞬间,方柳甚至忘了自己已经下了将紫玲玎格杀的决心,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他,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

为了这一天,他付出地太多了太多了,为了这一天,他等得太久太久了。

方家,终于出了坐过白骨观之人了,从此,方家冠绝祝由一脉!

一只白骨般的手臂,缓缓地穿过层层树木,伸了下来,放在了紫玲玎的面前,看着这只白骨手臂,紫玲玎愣了一愣,很快肆无忌惮地笑了。

而这一刻,轮到方柳整张脸变得面如死灰!

“怎会这样!明明已经坐过了白骨观,明明已经是光明琉璃之体,怎么会这样!!”

“方老儿,任你机关算尽太聪明,却不知道结果是这样了吧。”

紫玲玎喘息着,虽然每一声笑,都会牵动内伤,给她带来无尽的疼痛,但是,在这个她平生仅见的最好笑的笑话下,她没有理由不笑……

树下,一对看上去如同父子般年纪的人皱着眉头,年长的白须长发,甚至还为将政府严令禁制的辫子剪去,散乱的地披在后背,阳光下露出一个雪亮的额头,而身后的年幼的少年,双手蜷缩在衣袖之中,佝偻着身躯,瘦弱的身躯在清晨地寒风中显得更是弱不禁风。

虽然是深秋,但是却奇迹般的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无数的蝴蝶,不断的飞入方家的院中,这个少年忽然猛地抓住了一只蝴蝶,然后狠狠地捏死,直到捏得血肉模糊,然后随手揩在衣服上面,但似乎又嫌弃没有揩拭干净,将手指放在嘴里不停地吮吸一番后才意犹未尽地眯着眼睛,看着方家的这个参天大树。

“蠹儿,你怎么看?”

邬蠹微微一笑,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,让这个瘦削苍白的脸,居然有了一丝异样的英俊:“打了一个晚上,挺精彩的。”

“仅此而已?”

邬蠹鲜红的舌头,添了一下嘴唇,道:“不知道紫玲玎那个小婆娘用来做药引的话,会不会有效果?”

老者冷哼一声,道:“此时她身负重伤,我若是擒她,必是手到擒来,你若是看上了,我将她擒了给你做药引便是。”紫玲玎何等身份,方柳要杀她,都必须权衡再三,逼不得已才动了杀机,邬家老者却根本不讲林不依和乌月鹤放在眼中,轻飘飘地一句话,道尽了邬家的狂傲。

邬蠹咳嗽一声,笑道:“那我可就当真了哦,到时候当真要你出手的时候,大伯你可别推三阻四,邬蠹先多谢了。”

“嗯,放心,你这张嘴可真紧,现在你可以说说目前的形势了把。”

邬蠹稍稍正色一下叹息道:“白骨观,白骨观,光明琉璃之体,好生威武啊,方家自称的无上祝由道术,看来今日算是终于成了。”

“蠹儿,说来方家的也是你,说退出的也是你,你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?”

“我只是来看看,顺便拿捏一下分寸。”邬蠹淡淡地道。

“什么分寸。”

“尸**的底线。”

“嗯,什么意思?”

邬蠹顿了㊣(7)顿,道:“光明琉璃之体,好生威武啊,彩蝶环绕,金光闪烁,这方家是想成仙不成?方柳这小子,妄自活了一世,连二十岁的王云光都已经看透的道理,他却看不透,他似乎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……好戏快要开始了,你我等着看吧。”

“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只说半截话,难怪人家都说你‘一字千金’,蠹儿,你的意思是,尸**会报复方柳?”

“千百年前的事情了,谁还知道真假,就如同这光明琉璃之体一般,你看见吗?我看见过吗?都只是传说而已,方柳为了一个传说,肯付出这么多,有些堕入魔障了啊。”

老者皱着眉头,强自消化邬蠹话中的含义,但是仍然有些摸不清楚,迟疑地道:“你是怀疑尸**……”

邬蠹伸出一根瘦削的手指,道:“大伯,言多必失啊。”

“哦”老者居然强自将后半句话烂在肚子里,邬蠹已经缓缓地离开了方家,道:“走吧,大伯,总之呢,魏家老狐狸不动,我们就不动,我们跟着这只老狐狸的屁股后面走,就不会错,错由人家顶,功由我们扛,这不是挺好的,再说了,就算出了一个光明琉璃之体又怎么样?王家弄了多大的动静,弄出个赢勾血脉之后,结果呢?总之啊,大伯你记着你的话就成了。”

“什么话?”老者一愣。

邬蠹指了指树上,阴森森地一笑道:“大伯,我可是当真来的哦。”



喝酒伤身,真的,喝了酒在床上吐了2天才复原,唉大家不要跟我学,喝酒不好。。。????趣读窝小说网为广大读者提供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全文阅读,如果你喜欢凝眸七弦伤的作品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,请牢记本站趣读窝www.quduwo.com,感谢您对凝眸七弦伤的支持。

① 若读者发现有小说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最新章节,而本站又没有更新,请留言通知我们,您的热心是对本站最大的支持。

② 作者凝眸七弦伤所写的《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》为网友转载作品,章节由网友整理发布。?本站只为宣传和推荐给网友阅读。

③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一部优秀的作品,会员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,让更多读者欣赏。?

④ 小说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全集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个人观点,与趣读窝的立场无关,本站只为书友提供阅读平台。?

⑤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是一本非常好的书,情节动人,文笔优美,让人看了心痒痒的,为了让作者凝眸七弦伤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